夢(2017-05-24)

夢到有個小孩跑進我家房間的陽台裏…
我家的陽台是有鎖的,沒鎖匙不可能進得來的,
他是從一個好像黑洞的洞走進來的,
我讓他不要再亂跑,坐在分體冷氣機上,
他是穿着x江小學(幼稚園?)的運動服,
然後我問了他名字,還有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,
然後夢後就忘了名字了,但是日期他答我2016年6月。
心裏覺得非常可怕,已經2017了,要找人來才行,我立跑到客廳,
發現家裏沒有人,再回到房間的陽台,發現人好,黑洞好都沒有了。

2016-12-10 夢

有時候總會做一些奇怪的夢讓人印像很深刻一兩天都忘不了。
前天晚上大概就做了一個惡夢,夢到自已做惡夢,然後醒來多了一塊白色有牙印的石頭,
然後之後就跟朋友去了一個不知道什麼的國家(Feeling 像韓國)去旅行,住進了一間很怪的民宿。
房間門口有奇怪的貼紙跟劃痕,房間裏面也是,好像其他房間沒有這樣,只有我們的房間有。
然後那個房間也那個有牙印的白色石頭。
但是也沒多管到外面吃烤肉,
然後就回到房間,然後到了晚上,發覺那個房間竟然有好像切麵包機的機關,把房間裏面的人丟進去切。
然後怎樣就不知道了。。。
可是人沒有被嚇醒,然後就變成第三身開始補充故事,
說烤肉店賣的是人肉,然後最後被發現了在那個國家鬧出很大事情這樣。。。

很無厘頭但不知為什麼就記住了。

夢x2

今早夢到了在大學大教室裏不知道辦什麼活動,遇上了小學討厭的同學,性格和小動作都一樣惡劣,最後惹得我跟他打起來,然後就不小心滾下床了,噢那真的超痛的。

再睡就改成夢到小學班主任跟小學同學了,可是設定都變成講流暢國語了,只有我一個講一口爛國語被歧視。

感覺這兩個夢都「暗有所指」,大概是我日常生活就快出問題的東西吧。

說不到一口流暢、不令台灣人感到有“違和感”的國語,很難在台灣生存下去吧。 事實上也尔不只是國語的問題,即使說廣東話我說話也是有點口吃…

想到某教授捉我說國語的用詞我就覺得胃痛…

在颱風夜的(廢?)學校裏(可能昨晚看了返校的demo )
一群基督教(可能昨天在學校正門又被可惡的傳教基督徒阻路)學生在唸經,
學校裏的惡靈一決死戰
學校裏各種靈異現像,吵耳的廣播系統
閃動的麥克風指示燈
成功地關掉麥克風這個就沒響了。
可是最後進了操埸洗手間的人,都沒有再出來了
最後還扮偵探柯南分析了一下人為什麼都不出來

夢(2015-9-16)

話說夢到了一則”動新聞”…

一名男子殺害了六位數學系教微積分的教授
他們都被綁在一塊荒地裏的大樹上…
那則新聞以六個有間條紋的蘋果來表示六個人的死亡位置
點擊蘋果可以展開死狀
因為太可怕只看了其中兩個

夢裏的畫面都是反色的,畫面很奇怪印象有點深…

荒地中間還有一個湖(/死水)..
除了教授這個人還綁了點學生,學生最後翻過圍着荒地的鐵絲網報警..了


(2015-9-17)
夢這回事呢,清醒了就不會記得太得
上面的都是醒了就拿起Pad 記下來的
究竟我對微積分教授的怨念有多深www

話說夢到這東西不只一次的了

話說有兩兄弟,A體弱多病,B卻非常健康。
然後AB都是學歌劇的
因為A健康不好,能上台的就只有B
但在某次表演中,老師暗中安排了角色給A
A上台的表現讓全場驚艷,但因為沒有露臉,B又是劇中主角無法追前而沒被認出。
卻被在台下表演的某人發現了,A還裝病說什麼也不知道。